Dialogue MediaTek总经理陈冠洲:“5”和AI道路“不遗余力”
发布时间:2019-06-27 14:43


原标题:Dialogue MediaTek总经理陈冠洲:“5G和AI之路”

一系列高端全球CEO访谈

6月21日,台湾联发科(MediaTek)收盘上涨1.13%至新台币313.5元,上涨近一年。该公司相对温和的技术股价之前相对“不健康”,但在进入2019年后上涨36.6%。同期,台湾加权指数上涨11.07%。

今天,虽然全球半导体行业经历了增长放缓,但新技术的落地和商业化已经全面展开,5G和AI成为焦点。对于包括联发科技在内的许多芯片公司来说,过去几年检查有效性的关键阶段已经到来。在与台北联发科管理层的对话中,联发科总经理陈冠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近年来5G和AI一直是“最大”的公司。

在本世纪初,当手机仍然是该机器的主要功能时,联发科已经在通过“Turn Key”芯片概念的通信领域确立了自己的地位。然而,正如其英文名称“MediaTek”所反映的那样,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最初与联华电子的多媒体部门分开。自成立以来,其业务多种多样,在许多市场上表现强劲。

在2019年的台北电脑展(Computex)上,联发科大喊“5G领先,AI顶级”的口号。陈冠洲用“不遗余力”和“无保留”的字眼来形容联发科对5G和AI等新技术的态度。

“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最重要的核心能力是技术。”陈冠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我们相信5G和AI是未来技术最重要的两个引擎。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不可缺席。”

5G和AI负责“更大”的投资规模

如果代表“台湾半导体”名片的台积电和ASE等巨头代表联发科代表的设计公司。根据JI Bang Consulting的数据,联发科是2018年全球第四大IC设计公司,仅次于Broadcom,高通和NVIDIA。

从研发投资的角度来看,联发科实际上是“不遗余力”。根据财务报告数据,从2013年到2018年,联发科的研发投资比例从19%增加到24%,投资规模为264.54亿新台币,达到757.49亿新台币。根据市场分析师IC Insights在2016年和2017年编制的数据,联发科的研发投资在全球排名第七,其投资和增长率远远超过半导体制造商的平均水平。

与其他行业相比,半导体行业对投资有更高的要求。例如,2018年苹果科技巨头的研发投资为142.36亿美元,占收入的5%;而半导体公司高通公司的研发费用占当年收入的25%,即56.25亿美元。

Strategy Analytics移动技术研究副主任Sravan Kundojjala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分析中表示,平均而言,半导体公司的研发投资将占收入的20%。

联发科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顾大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技术行业的快速变化,他更倾向于衡量三年内研发投入的变化。顾大伟指出,联发科研发投资的比例和绝对值在过去三年中相对稳定,但在2015 - 2016年实际上有所增长,主要包括5G和智能设备投资的增长。 “困难在于,在稳定的绝对价值的前提下,国内资源非常繁忙,这在财务报告中是看不到的。”

陈冠洲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对记者说:“我们需要管理技术进入和退出的时间。”此外,我们需要选择最基本的技术。 “就投资规模而言,5G和AI仍然是最大的。”

陈冠洲表示,虽然具体投资无法透露,联发科从4G转移到5G的速度非常快。去年,5G团队的规模达到了数千人,占移动电话员工人数的50%以上。

雄心勃勃,但也很实用。台湾最具代表性的IC设计公司在技术投资方面痴迷于“技术努力”;但它相对不引人注目,看起来很务实。

这也反映在Computex的推出上。 5月29日,联发科宣布推出5G SoC。通常,移动应用处理器(AP)和基带(BP)有两种处理方法,一种采用“AP + BP”插件模式,另一种采用封装在一起的SoC格式。由于成本性能的优势,后者受到手机制造商的欢迎。

在解释SoC 5G发布的时机时,顾大伟强调,这取决于公司入门点战略的选择,而不是技术难度。目前,市场上出货的5G产品大多是零件,但联发科更愿意下注。在SoC。他认为SoC对客户非常有效,而部分的影响有限,而且发布的意义更多的是关于广告。

陈冠洲表示,虽然5G仅在2019年预售,但联发科认为到2020年全球商用规模将会扩大,预计将有超过5000万部5G手机。 “联发科的主题是机会就是这样,你想用什么方法?”陈冠洲说:“5G SoC是我们认为正确的。”

联发科将第一波5G注意力放入Sub-6规范,而不是挑战更大的毫米波。陈冠洲说:“毫米波技术在不断发展。这是一个新的规范。需要与整个行业合作,很难。”目前,美国是全球唯一选择毫米级5G波的大区域。该地区其他地区几乎都集中在Sub-6计划上。

成为5G的“终极目标”

从1G到4G的长期运行,5G时代只有少数玩家,包括高通,联发科,三星,华为和收到的海思新闻。由于三星和华为芯片主要供应自己的高品质产品,因此在5G窗口开始时可以在市场上竞争的顶级厂商是高通和联发科技。

高通公司继续在5G时代发挥关键作用,推出2016年第一代5G调制解调器,并在2019年初推出第二代调制解调器,宣布业界首款5G SoC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进行测试终端将将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

联发科于5月底在Computex期间推出了5G SoC,并表示将在2019年第三季度向关键用户提供样品。配备移动平台的首批5G终端将于2020年第一季度上市。

谈到这是否意味着对手的产品更加成熟和优秀,陈冠洲说,技术领域的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战略。以此过程为例。并非所有公司都会寻求从28nm到7nm的所有技术。但根据需要选择有“额外点”。 “我的技术开发战略将支持我的产品战略和业务战略。”他说:“我们真的不认为快,联发科希望借此机会与最具竞争力的产品开展业务。”

“我们希望将资源集中在最合适的时间窗口上。”顾大伟说,如果客户没有在设计中使用他们的产品,联发科将不会公布细节作为5G SoC的时间表。 “客户最有能力判断产品不可靠,他可以看到所有的计划,他必须投入资源,这是最实际的测试。”

顾大伟指出,联发科的特点并非在一开始就公布了细节。 “我们经常需要在发货前告知这些细节。”至于品牌战略,他说,“这是我们的困难和机遇。”

以智能扬声器为例,联发科在智能扬声器芯片领域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但这并不为人所知。过去,联发科技的客户来自B2B,只有少数供应商(如英特尔)选择了该领域的品牌识别策略。

“包括但不限于手机,很多东西似乎是今年开花的结果,但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降水'。”顾大伟说:“在5G,我不会说这已经发生了几代人,只能在它发货的时候说出来。你可以说这是联发科的风格。”

然而,新技术浪潮的到来,如5G和AI,已经引领了更加分散的芯片产业。许多芯片公司目前的战略是同时专注于研发。这也给联发科带来了一些变化。陈冠洲曾多次强调联发科应该是“顶级”5G SoC,带来最好的技术和消费者体验。

顾大伟也坦率地说,“(品牌战略)我们必须在手机上努力工作。品牌与产品密切相关。如果5G是这次'最高端'产品那么我们将5G将在今年年底推出一个新品牌。“

在三驾马车后面

几个月前,联发科进行了低调的组织重组,形成了三层无线业务集团,智能设备和智能家居。目前,其三个业务部门的收入均衡,显示三驾马车处于同一页面。

谈到确保公司业绩稳定增长,陈冠洲认为,联发科的优势之一是产品覆盖范围相对广泛,机会相对多元化。除移动电话平台外,联发科还在许多领域拥有良好的布局,如智能设备和智能家居。例如,在智能扬声器,电视,路由器和其他市场中,联发科是稳固的市场。

2018年,彭博专栏作家Tim Culpan写道,如果一家公司在“后智能手机”市场中找到自己的活力,“那将是联发科”。

Culpan认为,这可以从联发科在包括智能扬声器在内的许多领域的机遇和优势中获益。根据本文引用的数据,三年前,移动计算平台,包括手机和平板电脑芯片,占联发科收入的59%。根据联发科最近的介绍,目前行业收入贡献率为30%至35%。

但是,顾大伟认为,“电话后”声明中有错误。 “这假设手机不再增长,但实际上5G将引发另一波(增长)。”此外,联发科还将智能设备业务的增长视为未来重要的增长点之一。目前业界一直专注于称为“3A”ASIC(定制专用芯片),AIOT(物联网人工智能),汽车(汽车)三个方向。

尽管当前三个主要部门的收入均衡,但古大伟指出,与5G和3A服务相关的业务增长实际上更快,资源投入也在倾斜。

在新协议中,Medialight的副总经理兼智能设备业务集团总经理尤仁杰认为,虽然目前的ASIC和汽车业务占收入的一小部分,但联发科在该领域的投资为8-10。很长一段时间,它已达到“开始收获”的程度。

例如,在具有极高质量和安全要求的汽车预安装市场中,从产品开发到大规模客户生产需要4到5年,产品生命周期将为5到6年——。这意味着将有稳定的长期收入。

“今年的收入很少,但这主要是一个长期的想法。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可以设计(并获得一个新的产品开发计划)并且你可以少量出货,这将是一个重要的信号。”顾大伟说。

尤仁杰认为,联发科经历了22年的发展,从最早的光驱,电视播放器,手机到现在的AIOT。每次进入新字段时,您都调整了旧团队和新团队的组合。匹配方法。 “基本上,这也是联发科继续打破的创新文化。”

这也是公司鼓励员工转变和接受挑战的文化。 “由于所谓的特征是及时调动是一回事,但主要是,每个人都愿意接受这一挑战,并逐步建立关键技术技能。”陈冠洲说。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