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5G:为什么美国不控制中国?
发布时间:2019-06-12 02:46


原标题:决战5G:为什么美国不控制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王云辉|王云辉

在特朗普妄想的领导下,中美之间的5G产业正在逐步从合作转向对抗。

去年,特朗普多次表示“美国应该赢得5G”,“我们不能让其他国家在这个未来的强大产业中超越美国。”

在产业政策方面,美国也在通过“5G快速计划”和其他措施加速5G布局,甚至利用国家力量对中兴通讯和华为等中国厂商进行不择手段的攻击。

受此影响,正如德国伯尔尼大学所指出《5G的地缘政治与全球竞赛》,5G已经成为中美两个大国地缘政治斗争的关键焦点。

从本质上讲,如果对抗继续下去,那将是两场输家的战争。

例如,高通与中国手机制造商之间的合作是不可分割的。在通信产业上,中美更一直是优势互补,相互成就的产业生态。例如,高通与中国手机制造商之间的合作是不可分割的。

如今,两国的工业必须走向独立,甚至相互对立。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工业,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被动地避免战争。

正如圣人所说,和平只能通过和平来挽救。中国只有5G不畏惧对抗,才能赢得对抗,乃至扭转对抗局面,重归双赢合作。

那么如果你需要走向全面对抗那么谁将在5G行业这场极其重要的战斗中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呢?

答案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美国已全方位落后,特朗普终将与失败同行。

1

展开全文

我们先来看看美国的计算和计划。

请记住以下人员:

他的名字是Ajit Pai,是为特朗普主导美国5G战略的设计师和操盘手。

2017年1月24日,刚刚就任总统4天,特朗普就提名同为资深共和党人的阿基特·帕伊,出任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新任主席。

从那以后,联邦通信委员会已成为其扩音器,根据特朗普的意愿,允许该领域的产业政策放弃创新与合作,并回归破坏与对抗。

特朗普和阿基特派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内部障碍。

在此之前,2015年采用的《网络中立法案》确保互联网这一最具创新性的行业不受电信运营商,律师,会计师和官僚的监管限制。它通常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和美国的时代。最重要的立法之一。

但是,阿基特·帕伊上任仅10天,FCC就终止了对ATT、Verizon、Comcast等电信运营商的"违反网络中立"调查。

2017年12月,FCC还取消了《网络中立法案》。

通过此次活动,特朗普和Akite Pai将运营商统一在自己的领域,为后续的5G战略奠定了基础。

基于此,2018年9月28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5G快速计划”正式启动。

Akit Pai表示,'5G快速计划'是'促进美国5G技术优势'的综合策略。该计划包括三个主要解决方案:释放更多的频谱,促进无线基础设施建设,法规现代化。

该计划的要点包括但不限于:

在过去六个月中,通过各种FCC规定不断实施相关计划。

与此同时,美国的主要运营商也在不同程度上推出了自己的5G服务。

2018年4月1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宣布了两项加速构建5G网络的计划:

(1)截至2019年12月10日,美国将有启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频谱拍卖行动,涉及37 GHz,39 GHz和47 GHz频段的总共3400M频谱资源。

(2)将成立一个资金规模204亿美元的"乡村数字机遇基金",用于支持未来十年农村宽带网络的发展,并促进向美国农村地区的400万户家庭部署高速宽带网络。

5月20日,联邦通信委员会宣布将支持美国第三大运营商T-Mobile和四大运营商Sprint的合并,以加速在美国建设5G网络。

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的报告称,在5G准备就绪的程度上,美国过去一年已经领先于韩国,与中国并列第一。

此外,自任命Akit Pai以来,特朗普政府已经袭击了许多中国企业,如中兴通讯和华为。联邦通信委员会也没有任何理由否决了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申请子公司的许可证214。

这个领域有很多报道,你不再在这里了。

但毫无疑问,为了争夺美国在5G时代的统治地位,特朗普政府尽一切努力去理解。

那么为什么被当局统计的特朗普和阿基特父亲仍然注定要失败呢?

2

首先,看看移动通信的关键生产能力和频谱能力。

在中国,频谱资源是由政府分配给运营商,而美国需要运营商通过拍卖获取。

因此,要提供5G服务,美国运营商必须首先花费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美元购买频谱。

这部分费用,加大了运营商建设网络和推行普遍服务的难度,最终还会传递给用户,推高5G使用成本,影响5G的商用推广。

在此之前,在2015年的AWS-3频谱拍卖中,运营商支付了440亿美元,在2017年的6亿频段竞标中,运营商支付了约20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目前包括中国和欧盟在内的世界通常是5G发展的主要频段。

只有美国专注于毫米波范围,覆盖范围更小,网络建设密度更高,而且行业仍然不够成熟。

原因是美国Sub-6频段已被政府和军方占用,不能用于5G。虽然美国国防部也已计划腾退中低频段,但这一工作至少需要3~5年才能完成。

因此,与中国相比,美国5G开发的开发成本更高,技术挑战更大。规划,建设和维护网络更加复杂和困难。

相比之下,中国不仅通过Sub-6频段优先发展5G,而且最近迈出了一步极具战略意义的妙棋:为广电发放5G牌照,从而将700M频段纳入5G发展的频谱资源池。

这意味着中国将来可能通过700M频段来低成本地完成5G广覆盖,再通过中高频段来实现热点地区的深度覆盖,从而更好地兼顾成本和用户体验。

中美频谱资源优势的差异进一步扩大。

3

再看看产业链。

根据IPLytics分析统计,在标准5G专利方面,2019年3月,中国制造商要求全球标准5G专利的34%,远高于韩国,美国和芬兰的25%。 14%。

更重要的是,所有主要的产业链环节,包括系统,芯片,设备,终端和测试,都参与了中国公司并达到了商业水平。

目前,全球能够提供完整端到端的5G解决方案的设备商,也只有中兴和华为两家,都是中国公司。

在5G终端方面,OPPO,Live,中兴,华为,联想,小米等中国厂商已经正式发布并向运营商交付首款5G商用手机。

此外,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四证两网”的制度创新,中国既节约了5G的网络建设成本,也重塑运营商竞争格局,让广电、BAT等多方力量,更深入地加入到了5G的产业推进之中。

尽管美国在开发集成电路和系统方面具有优势,但并不拥有生产5G网络设备的公司,但它需要严重依赖一些公司,如诺基亚,爱立信和三星。网络建设成本和5G的运营成本会更高。中国。

这种类型的小板,只能依靠企业自身发展,无法通过国家力量揠苗助长。但是在美国没有公司,这可以显示出这个领域的竞争力。

所以美国选择喝酒和解渴的短视选择:既然无法在短期内通过建设自身扭转局势,那就通过"定点核打击"来破坏中国的产业链,期望将中国拉低到相近水平。

然而,这种简单而暴力的破坏行为已经遭到华为,中国和全球产业的强烈抵制。特别是,“准备好的轮胎计划”的完整准备使特朗普彻底失去了“摧毁华为”的可能性。

相反,美国,因为对国际技术合作和商业合作规则的肆意破坏,自身产业的开放道路,必将越走越窄。

相应地,中国仍然坚持与国际制造商开展合作,并在世界上获得了更多的援助和发展。

未来和未来之间存在差距。

4

在通信基础设施方面,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差距同样巨大。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4G基站总数为372万个,超过全球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

在美国,这一数字不足30万个,不到中国的1/10。

中国和美国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

作为一家国有企业,中国运营商有很多社会责任。其中最重要的是Village Village的通用通信服务。

美国运营商都是私有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缺乏普遍服务的义务与积极性,因此无论幅度或深度如何,您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都远远落后于中国。

更重要的是,这种差距将在未来继续存在。

目前,联邦通信委员会已采用“乡村数字机会基金”,增加运营商的积极性,并出台相关政策,推动基站建设。

但是,偏远地区的普遍服务,是一项需要多行业共同推进的,极其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远非一个杯水车薪的基金就能扭转,也远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

以中国的“村庄村”项目为例。世界上最大的农村改造项目始于1998年,历时20年,围绕道路,电力,生活和饮用水,电话网络,有线电视,互联网等。一些地区得到了广泛的推广,总投资仅为超过1万亿人民币。

这些各个领域的"村村通",形成了多维度的相互促进拉动。例如,交通的村庄和村庄推动了其他项目的村庄和村庄,村庄和村庄的电力已成为通信,电视和互联网村的重要先决条件。

即便如此,就国务院和工业和信息化部而言,以及各级经营者和政府的不断推广,中国还没有完全实现村里100%的电话,乡镇和城镇的通信。村庄。 '到2018年1月可进入。发展规划目标。

现在,美国如果没有其他基础设施领域的协同推进,仅仅在个别垂直行业施展力度有限的刺激手段,将很难带来规模性的实质改善。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农村地区的许多小型运营商都使用华为设备部署网络。在美国将华为列为实物清单后,这些运营商的业务也受到很大影响。这也将影响随后在美国推行普遍服务的进程。

相比之下,中国通过铁塔公司统谈、统签、统建,运营商平等接入、共建共享,最终构建起了一个技术多样、主体多元、模式创新的通信基础设施供给格局进一步加快了5G网络的建设速度,降低了建设5G网络的成本。

例如,在成都环球中心,中国前三家电信公司建立了一个共享的5G网站,并在短短一周内完成了开放设备和配套建设的工作,缩短了近60天的季节建设模式周期传统宏观基础。为了节省单站建设和租金超过45万元的投资。

根据CCID,中国将在未来五年内建设至少1140万个5G基站。这意味着仅仅是铁塔共建共享模式,就将为中国节省千亿级规模的5G网络建设投入。

2019年3月14日,广州,一个共享和共享铁塔实际使用

根据官方数据,自铁塔公司成立以来,四年多来已建成220多万套装置,新塔的比例已增加到75%。

目前铁塔公司还拥有195万个自有存量站址,并统筹社会资源,在全国储备了超过1000万个站址资源。这些资源将在未来全面用于建设5G基站,甚至集中部署各种公共情报服务,如公共照明,通信,交通和公共安全。

当然,FCC还制定了新规则,要求将5G网络设备连接到电源杆,以降低成本并加速5G部署过程。

然而,由于美国各州政府都拥有独立的法律和行政权力,且土地以私有为主(私有土地所有权占该国土地面积的58%),然后建立美国运营商的通信基础设施,无论复杂性,成本或周期,对中国来说仍然要困难得多。

5

推动行业发展的关键是用户,市场,需求和生态。

在这方面,美国也不占优势。

如果你回归本质,5G是一个优于4G的信息高速公路,但它不会创造很大的价值。

5G的核心价值,在于与人工智能结合后,对军事,对工业,对医疗、对教育、对智慧城市等各个产业升级转型带来的价值拉动。

换句话说,5G在任何国家的发展都不会被孤立,而是将融入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甚至整个国家的各个行业。

我们看到,在许多重要的环节中,美国落后于中国。

如资金流动。

中国用户已经通过二维码,通过指纹和面部识别鉴权,通过支付宝和微信,建立起了普遍的无卡支付环境。即使在今天,美国用户也更习惯使用信用卡。这种联系的弱点影响了网络消费的闭路。

如物流。

中国的EMS,SF,Sitong Yida,京东物流等平台建立了超级物流系统,年订单量达490亿件,甚至可以在早上交付“隔夜送货”; Didi,Meituan,Mobow和其他O2O平台也在各个垂直领域建立了一个全面的线下服务生态系统。

在美国,即使是最强大的联邦快递,规模,效率和物流质量也已由中国公司开放,而O2O的离线生态系统还远未成熟。

例如,在制造业和消费领域,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集群和国内消费市场,并已成为全球技术产品和服务的主要创新来源。而美国在陷身产业"空心化"困局同时,用户对创新业务的接受程度,也已经落后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

例如,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海量数据来训练算法,而中国最繁荣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使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大,更多样化的数据源。

在5G时代,上述各综合因素将成为影响5G产业发展的变量。

如果5G行业的竞争是象棋游戏,那么游戏的胜利或失败不仅限于棋盘。

在这些方面,与中国相比,美国已经有全方位的,系统性的落后。

这种全球延迟不是特朗普的口号和一些推文。 Akit Pai制定了几项计划,并有几项政策可以取消。

这些问题已经遍及美国的政治体制、所有制、企业实力、用户习惯等各个环节,令美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追赶和超越。

尽管美国可以通过天空和地球卫星链在新的层面上争夺未来通信领域,但这是一个遥远的游戏,它将真正登陆遥远的6G时代。

至少在特朗普任期内,至少在阶段5G,如果美国想要通过与中国对抗,来获得更大产业的主导权,那必然只会以失败告终。

回到我们原来的观点,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在6月6日发布5G许可证时所说的那样,5G标准是全球产业共同参与的统一国际标准。代表了通信领域最先进的人类生产力技术。该系统由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60多家会员企业和机构,以及更多的国际力量共同推动,并为未来全人类的共同生活而共同完善。

面向未来,中国将继续秉承开放,宽容,合作,共赢的理念,与全球产业共同推动5G的发展。 “我们一如既往地欢迎外国公司积极参与中国5G网络的建设和应用,并继续深化合作。”工业和信息化部说。

在这个过程中,在5G领域,中国同样是不愿战,但也不怕战。我们有最好的期望,但我们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面对必须拥有的局面,特朗普还能走多长时间?

就在昨天,据路透社6月10日报道,导演沃尔特怀特的“管理与预算局局长”代理,致函美国国会,要求采取措施限制中国的华为被推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